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沉迷

沉迷

一、
惬意的躺在浴缸里,静静地看着那一对始终挺拔的乳峰,心里不禁有些自豪。
毕竟自己已经有了一个15岁的儿子,岁月的流逝在自己的身上沒有多少的
体现。
那一对嫣红的乳珠傲立在水的中央,似乎想告知世界上所有的人:她的主人
还是如此的妖娆!
手轻轻拂过身体,带来一阵阵的颤慄,身体已经很渴望了。我自己知道自己
的情况,自从过了30岁,每个月总有几天对性的需要。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
虎」大抵是如此吧!
他就要回来了,转眼间7个月过去了。老公是个海员,一年间在家的时间还
是在船上多。上次离家出海的时候,刚好我在经期中,沒有把老公多馀的激情榨
干,想想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俩估计是在床上抵死缠绵吧!
不知道我的宝贝儿子睡了沒有,小学就要毕业了,为了能够找一个好点的学
校,这段时间要求孩子好好的复习,准备在毕业时有个好点的成绩。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但是对现在的教育还是比较鄙弃的。都喊
了多少年的减负,作业一点沒有少,学校里的老师还要家长给孩子在外面报补习
班。每次大会小会都在强调要素质教育,沒看到孩子的素质有多提高,街上的小
流氓倒是多了不少,网上的这个门那个门的层出不穷。
想想自己刚上小学时沒有当上少先队员,回家还哭鼻子。看看现在的孩子,
每天只对不带红领巾,不被值日生检查到而扣分感兴趣。真不知道这素质教育都
教育到哪里去了。
打开水龙,将身上的泡泡沖洗干净。水流过挺拔的乳峰,顺着乳沟飞流直下,
汇集到胯下那一丛黑色草原,看来又要修一下自己的阴毛了。
也怪了,自己身上很干净的,连腋下也沒有多少体毛,怎么在这里就会有那
么多呢?老公不太喜欢自己胯下有那么多的体毛,所以每到老公回家前,我都会
将阴毛剃干净,老公不在家也就懒得打理了。
手不自觉的向下伸去,用手指按住已经充血的突起,接触到的那一剎那,膝
盖都软了一下。心中暗暗鄙视自己,老公明天就到家了,急什么?
走出浴缸,面对着镜子。镜中的美妇真的是我吗?
刚洗浴过的身体,充斥着成熟的气息。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洁白的肩下,精
致的脸庞沒有几条讨厌的细纹,只有眯眼小的时候,它们才雀跃地显露出来,不
会让我反感,老公说这笑纹反而让我看起来更年轻。
丰满、浑圆、挺拔的乳峰沒有丝毫的下垂,小腹微微隆起,但绝对不是赘肉,
屁股有点上翘。洁白无瑕的身体,从紧闭的双腿间倔强地伸出几根黑色阴毛,连
自己都对双腿间的美景遐想连篇,心中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慾望,慢慢地又在脸
上显现出来,那让老公流连忘返的腔道禁不住又变得湿湿的。
「真表脸孔!」(真不要脸)轻轻地数落了下自己,拿起旁边的T桖。
我在家通常只穿一件长T桖,就是可以盖住我微翘的屁股到大腿的那种。老
公长期不在家,身边只有一个长不大的儿子,所以我一般也穿得比较随便。
「实际上老公赖窝里恨不得我穿得更少点儿吧?」(实际上老公在家恨不得
我少穿点吧?)心中暗暗得意。这身皮囊虽然还是那么的娇艳欲滴,但是毕竟已
经奔四的人了,能够十几年让老公对我的慾望不减,心中还是比较欢喜的。
「呀—」内裤怎么沒有拿。随便了,家里只有儿子一个人,出了浴室快点回
房也就是了。
「姆妈—你溚好了沒?我都快饿死的嘞!」(妈—你洗好了沒有,我都快饿
死了!)儿子在浴室外叫道。
「哦—姆妈已经溚好的,马上给你做夜宵」(妈妈已经洗好了)暗笑一下,
只顾着欣赏自己了,忘了给儿子做宵夜了。
出了浴室,顾不得回房穿内裤,直奔厨房给我的宝贝做吃的。
看着做完作业在看湖南卫视综艺节目的儿子,想想15年前生他的那一晚似
乎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转眼就15年了,儿子现在长得比我还高。英俊的脸庞,
挺拔的身体比老公好太多了,同事们都说儿子像我,仔细看来沒有老公的一点影
子,还是接受我的遗传多点。
端着做好的小馄饨,送到儿子的面前。儿子指指面前的茶几,让我放在那儿。
我弯下腰,将碗放在茶几上,顺便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杂物,突然发觉儿子
的鼻息重了起来。
抬头看看儿子,发现儿子的眼神都直了,顺着他的眼神发现眼睛直视我的胸
前,突然想起在T桖的里面空无一物,由于弯下身子,T桖的领口有些下垂,露
出大半个乳房。我急忙直起身子,在儿子的头上打了个毛栗:「有有弄错,连姆
妈个豆腐啊吃?」(有沒有搞错,连老妈的豆腐也吃?)
儿子讪讪地笑着说:「姆妈,你特过分了吧?是你自己不注意的还来喔我?」
(妈,你太过分了吧?是你自己不注意还来说我?)
「好的,好的,姆妈下次注意点儿。快吃,,吃了早点困告(睡觉),蒙遭
(明天)还要期(去)宁波接你阿爸!」
「哦!晓得的(知道了)」儿子的注意力马上就被电视里的何炅吸引过去了。
真不明白何炅有什么好的,个子矮矮的,这么大岁数了还装纯情小生。想想
自己在儿子的这个年纪追的张国荣,那简直就不是一个境界的。
拉了拉身上的T桖,审视了一下自己。还好T桖够长,屁股沒有露出来。儿
子长大了,是要注意自己的衣着了。
转身回房,想着老公明天回家,得收拾一下自己,特別是胯下那参差不齐的
阴毛。
用过除毛乳液,露出白白的像馒头一样的阴部。那一颗再次充血的阴蒂直接
显露在空气中,忍住心中的慾望,将摆在床上的内裤穿上。
安心睡觉吧!明天老公要回来了,就可以浇灭燃烧了大半年的慾火了。
胯下止不住的热浪缠绕着我,让我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不得已拿起身边的
抱枕放在胯下,微微躬身,似乎好受点,就这样老公回家前的最后一晚就这样度
过了。
二、
夏日清晨的阳光毒辣的洒在整个杭州城,把这个古老的城市都笼罩在一片热
浪之下。
清晨的杭州是热鬧非凡的,汽车的保有量始终比城市建设的速度快得多。这
才7点钟,沿江大
道上已经喇叭声一片了。
由于老公的职业,相对这个城市大多数在底层打拼的苦人儿,我家的经济条
件就要好得多了。老公早早的买下在沿江大道边上的房子,现在的均价已经比当
初买的时候翻了一多倍。
明亮的光缐也开始逐渐的刺激到了我的眼睛里,让我再也难以入睡了。
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我有些臃懒的在床上翻了一下。
今天刚好是週六,不用上班,儿子也不用上学,可以和我一起到宁波接他的
爸爸。
老公是中午到港,办好交接手续,差不多要3点才能出港。我也沒有必要早
早的叫儿子起床,等下早点吃过午饭再去,到那边刚好老公可以走,不用等太多
的时间。
老公回家,自己还是要早早的起来,趁着早上超市人不多,去买点老公儿子
喜欢吃的菜。毕竟船上的食物沒有陆上的新鲜,老公也比较喜欢吃我烧的菜。
简单梳洗一下,开着我的QQ出门。真沒有想到週六的超市人有那么多。逛
了几圈都买不好菜,不是不新鲜,就是价格太贵。
卖肉的摊位等着新肉上架的人密密麻麻,挤也挤不进去。真是的,好像不要
钱似地,至于嘛?我要买点五花肉,老公最喜欢我烧的五花肉了,每次他回来的
第一顿饭我都烧给他吃,这已经是我们家的常例了。
海鲜就不要了,老公估计也不要吃。买几只梭子蟹吧!儿子喜欢吃我烧的梭
子蟹炒年糕。多买点绿叶菜,听老公说,在船上如果补给的不够,基本看不到绿
叶菜。
菜又涨价了,小小的两颗娃娃菜都要6块钱。刚才广播里的主持人还在说物
价指数涨了4。2属于什么合理性调整?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知道油价、米价、
菜价都在蹭蹭地往上涨,前两天广播里不是说北京的退休老人为了几毛钱的菜价
花一天时间在几个菜场里转悠。真不知道这些什么专家说的真的还是假的。
出了超市,看了下油表,又要加油了。油价前两天刚涨过,你说国际油价涨
的时候中石化涨,国际油价跌的时候中石化也涨,这都是什么道理。老百姓的日
子真是越来越难过了。
心中暗暗的计算了一下,也许只有这头上毒辣的太阳沒有提过要涨价了!
回到家,儿子已经起床,坐在电脑前玩电脑。儿子的学业一直不需要我们操
心,不然老公不在家,就凭我一个幼师中专毕业生怎么辅导他。
「亮亮,早饭有有吃沽(吃过)?」
「吃沽的嘞!」
「少来动(少在)电脑前面啦,当心眼睛变近视!」对于孩子的视力我还是
比较注意的。我和我的弟弟都是近视,都有800度左右。后来西藏来杭州徵兵,
弟弟一定要去,怕戴眼镜人家不要,于是我父母给来杭州徵兵的军官送了一根金
条,答应让我弟弟晚几天体检。弟弟在浙一眼科中心做了激光手术又花一万多。
我考驾照那会儿,也还是带眼镜的,也做了激光手术。戴过眼镜,知道戴眼
镜的不方便,所以从小就注意儿子的视力。
「晓得的嘞!」儿子不耐烦的回答我。
把买回来的菜放入冰箱,简单的做了午点。和儿子两个人随便打发了午餐,
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去宁波接老公。
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想着老公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回家,禁不住膝盖有软了
下来,胯下的腔道热乎乎的,湿湿的、痒痒的。
将身上的内裤脱了下来,褐色内裤的中央明显的一块深色印记,我感到我的
脸上热热的。
老公最喜欢我穿丁字裤,细细的布带勒在股沟里,不管外面穿什么,都不能
发现里面内裤的印子。我开始也不太喜欢,现在穿多了也就习惯了。
找出上个星期我为这次老公回来特意买的内衣。是一套的,黑色的蕾丝胸罩,
只能遮住我的乳头,大半个胸都不能包裹住。由于胸罩是塑性的,将我的两个乳
房都往中间挤,穿好后挤出深深的乳沟。
内裤是细带型的,以我的眼光看就是腰上一根细带,胯下一根细带。与胸罩
一起遮掩着我身体上最重要的部位。
穿上特意为老公准备的黑色开档丝袜,镜子里的长发美妇真的快四十了吗?
由于自己的职业是幼师,平时要注意自己的穿着。休息天那就要把自己平时
不能穿的漂亮衣服穿起来。选择黑色短裙和白色条纹的衬衫。领上的钮子解到第
三颗,配合里面的被胸罩挤出来的乳沟。我要让老公看到我就转不过眼睛。(暗
恋一下自己。)
走出房门,对着沙发上的儿子说:「亮亮,你看姆妈更早介个套(你看妈妈
今天怎么样)?」
「呜哇哦——妈妈,你今天真是太美丽了,要是我早生几年一定要和你的丈
夫决斗」儿子俏皮的用普通话和我说。
「切——具(就)一张嘴巴好听!」话是这么说,脸上还是感到烫烫的,儿
子的俏皮话让我感到心里舒心。
「走吧,期接你爸爸!」
***********************************
答问:
1、我算错了,应该是初三的学生。
2、本文的地域背景是杭州,在杭州有很多的MM是开QQ的。
3、基本上来说,我选用的语言应该是杭普话,绝对不是上海话,汉语拼音
也比较难把方言原音打出来,尽量向杭普话发音靠拢。朋友们对方言比较感冒,
那还是用普通话好了。
4、潜水一年,看了不少大大的好文。一时手痒上来试试,如果小子写的不
好,见谅。谢谢!
***********************************
三、
我的QQ小车拐上杭甬高速,从这里出发,差不多2个半小时就可以见到我
的老公。怎么回事?这次体内的渴望似乎特別强烈,想到老公那黑黑的宝器,腔
道里就止不住的湿润。
儿子就坐在副驾驶室里,他本不想来,但是我怕儿子一个人在家只知道玩电
脑,硬是让他和我一起去接老公。
中午的高速公路上车子很少,毒辣的阳光照在路上,想哈哈镜一样,远处的
景物都诡异地扭曲着。
QQ还是一辆比较好的代步车,该有的功能都有,至少车里还有空调,不至
于让我在见到老公之前香汗淋漓。
车里放着我喜欢的《沉默是金》,哥哥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瀰漫。
时间慢慢的过去,车上的电子钟的数字也快跳到了14点。还有一个小时,
就能见到分別大半年的老公了。长期的缺少老公的滋润,原本光滑的肌肤也渐渐
暗淡下来。幼儿园的「八婆」自从知道老公这个星期回来,就一直取笑我,说
「星期一的杨老师一定与众不同,光彩照人」。这些人真是——
「碰——」一声异响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首先把住方向,松油门,将注意力
放到前方,沒车!后视镜!沒车!好的!
转头看着儿子,幸亏我们都繫着安全带,儿子沒事。
好吧!別紧张!慢慢的将车靠向路边!熄火!开双跳灯!轻轻「嘘」一口气,
转向儿子:「亮亮,你沒事吧!」
儿子沒有回应我的问题,眼睛直盯盯看着我,我不解的检视自己的身体,沒
有什么问题啊!伸手解开安全带,剎那间我知道儿子的状况了。
我今天的胸罩是塑型的,将我本来就不小的乳房鼓起深深的乳沟,刚才突发
状况,安全带收拢,将我紧紧地固定在座椅里。而安全带就是从我的乳沟里通过,
从儿子的角度看过来我的胸还真是「汹涌」!
「还看!当心眼珠子掉出来!」
儿子急忙将眼神向外看去,嘴里回到:「谁叫你穿的那么性感的!还要怪我?
妈,我沒有事,你怎么样?」
「妈妈沒事,你坐在车里不要下来,妈妈下去检查一下!」
下车检查一下,发现右后轮胎爆了,今天还真是晦气!
「亮亮,车轮胎爆掉了。你把三角警示架拿到车后面摆好,注意后面的车子!」
看着亮亮拿着警示架走向车后,我拿出随车的工具,准备更换轮胎。这种粗
活对我这么一个柔弱女子来说绝对是一种考验。
儿子走到我的身边看着我更换轮胎。
天实在是太热了,天气预报说有39度,但是在空旷的马路上,温度绝对不
止39度。还沒有等我拧下3颗螺丝,头上的汗顺着我的脸颊,沿着我白皙的脖
子,流向我的乳沟,白色的衬衫湿溚溚的贴在我的身上。
「累死我了,亮亮,你也不知道帮帮妈妈?」
又沒有回答,儿子这是怎么了,最近都是神神叨叨的。
我抬起头,望向站在我身边的儿子。
儿子就站在我的旁边,眼神望向蹲着换轮胎的我。由于今天穿着短裙,蹲下
的时候已经缩到了我的大腿根部,我很清楚裙下的状况——一条不能称为内裤的
内裤和一条开着裆的裤袜。从儿子的角度沿着我的衬衫领口可以看见一大片的乳
白。白色的衬衫被我身上的汗浸得湿漉漉的,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把我衬衫里面
黑色的蕾丝胸罩显得清清楚楚的。
儿子看的是目瞪口呆,气息很重,就像他爸爸在我身上驰骋时候发出的喘气
声,胸口一起一伏很急促。儿子今天穿着宽松的运动短裤,胯下鼓起大大的一坨
东西。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男生的妈妈,我当然知道那个地方藏的是什么
东西。
我不禁大羞,感觉脸上的温度更高了,甚至有向下延伸的趋势。心里还是蛮
高兴的,一个40岁的女人还能将年轻人的注意力吸引住,怎么说也是一件开心
的事情。
站起身,轻轻地在儿子的胸口拍了一下对他说:「妈妈知道自己很漂亮,但
是你也用这样的表情来奉承我吧?」
儿子讪讪的笑着,从我的手上接过工具,在我的指导下继续更换轮胎的工作。
看着满头大汗更换轮胎的儿子,心里暗暗感嘆:身边还是有个男人好啊!虽
然这个男人是我的儿子。
儿子学习成绩很好,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书呆子。平时和同学打球那是常有的
事情,在学校是篮球队的主力。我看过儿子和外校的比赛,在场上就像樱木花道
一样充满着霸气。在那个篮球场上,似乎他就是一个王者。
在这样一个运动健将的帮助下,我们很快的钻进QQ,继续上路了。
由于刚才发生的尴尬事,我和儿子一路上沒有过多的说话。儿子头转向窗外,
不知道想些什么。想着儿子刚才胯下大大的一坨,我也在考虑着怎么和老公说儿
子长大的事情。老公经常性的不在家,要趁这次机会和儿子多聊聊。
我和儿子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车里瀰漫着哥哥的歌声。
老公站在港口外的街边,已经在等候我们了。
儿子看到老公显得很高兴。不知道是很久沒有见到爸爸了,还是因为车上多
了一个人打破了刚才和我之间的尴尬情况。
看到老公,想到自己的身体为老公的归来做的准备,我的腿更软了,很清楚
今晚将是一个与老公缠绵的夜晚,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再是一个人睡。腔道
里一股热流鼓动而出,胯下的那根细细的带子根本无法挡住热流的喷涌。我很清
楚的知道那股热流的产生原因,也清楚的知道卡在我那两片花瓣间的细带已经变
得湿漉不堪。
我跨出车外,老公果然像我设想的一样,眼珠子一点也转不动了。他走上前
轻拥了一下我,我知道老公现在就想把我就地正法,然而地点时间都不对,只能
用这样的方式向我表达。我在他的背上轻拍了两下,发出了我们之间的暗号:你
的妻子已经准备好了,等着你。
自从儿子懂事以来,我们就研究出只有我们两人才知道的小暗号,这样在需
要的时候可以不必忌讳的通知对方。
老公松开我,我望向儿子,儿子低着头,双眉紧皱,嘴巴里嘟嘟囔囔,似乎
突然失去了因为爸爸的归来而带来的好兴致。
裆下湿漉漉的细带子当我难受不堪,体液有沿着大腿向下的趋势,我急忙把
QQ的驾驶权交给老公。一是要想办法解决一下裆下泥泞不堪的状况,二是老公
一直认为女人开车沒有什么安全感。这种思想让我很反感,但是也沒有必要为这
种事情期争执,反正你不嫌累就你开吧!
QQ的后排空间较小,像儿子170的个头坐进去,膝盖就顶着前排座位,
很难受。但是对于我这样的小女人来说却是刚刚好。
想着要擦拭胯下,我沒有选择老公的后面,而是坐到了儿子的后面。儿子似
乎对于我这样的选择感到很意外,刚刚脸上的不开心像被爆裂的阳光吓走一样展
现出灿烂的笑容。真是莫名其妙!
在回家的路上,老公沒有过多的询问儿子的成绩。老公一直在国外跑海,接
触过一些国外的思想。他认为中国现在的教育不能代表中国年轻人的真实需要,
只要儿子的身体健康,成绩能够保持一个中等水平就已经足够了。
老公的想法我是贊同的。在函授的时候,那些教育学院和杭师大的教授都是
这样说的。国外比较在意一个人长久的发展能力,知识的整合运用能力和拓展能
力。而国内的教育经过那么多次的改革,改来改去还是以分数论英雄,这就是国
内外教育界对教育认识的差异。
坐在儿子的背后,我从包里拿出了湿巾。微微张开大腿,手从裙底伸进去将
那折磨了我很长时间的细带子扒开一点,用湿巾轻柔的擦拭着。
我的前面坐着我生命中将陪伴我一生的两个最重要的男人,在这样的两个男
人的背后我在擦拭我的花瓣,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同时也有很强烈的羞耻
感,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幹什么。
这样的情绪让我分泌出更多的体液,越擦越多,花瓣间的阴蒂像打了鸡血似
的突了出来,透过湿巾我可以轻易地触摸的到,触摸带来的快感引诱我对阴蒂加
重了力度。
天吶,我这么可以这样,前面还有我的儿子,我这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自
慰呢?我有些懊恼的将变得更湿的湿巾扔出窗外。
「凤儿--凤儿--,你怎么了」
 ??老公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四、
「哦——」看着已经长达7个多月不见的肉棒刺进的我的身体,我从身体的
深处发出淫荡的呻吟。
我喜欢老公粗暴的对我,这样的动作让我知道他是多么的迷恋我的身体,对
我的身体是多么的渴望,如同我极度渴望他的肉棒一样。
我知道老公在接受到我的暗号后就已经在酝酿了,他也知道我对他的需要。
刚才在车上他从反光镜中看到我的手从裙下拿出了湿巾,误以为我对他已经
忍不住了,所以一到家,就打发亮亮去买香烟。我们的小区超市要想买到真烟,
只有小区外的香烟配送中心了,一个来回怎么也要15分钟。再加上还要亮亮买
回他最喜欢的西湖啤酒,估计沒有半个小时是回不来的。
好吧,我承认我对性的确是非常渴望了,但是对老公这样的小把戏还是有一
点小小嘲弄。虽然刚才我胯下的泥泞不是完全因为老公,主要是因为我在亮亮的
背后擦拭自己湿溚溚的成熟花瓣所造成的,但是这样的事情总归是不能让老公知
道的。不只是因为我的性冲动是由別的男人引起,还有这个別的男人居然是我和
他的儿子。不过结果是一样的,我们上楼彼此紧紧拥抱在一起,疯狂扯拉对方下
身的衣物。我已经非常湿润了,他已经挺到他的极限了,因此肉棒就非常轻松的
送进我的腔道里。
他从后面紧紧地贴着我,双手还在用心的解着我的衬衫钮子,肉棒伸在我的
身体里面一动不动,就像在适应环境一样,体会我腔道里的变化。
我双手撑着沙发的靠手,努力提起自己的屁股,让自己能够尽量配合老公插
入的角度,双手还要配合老公帮我脱去我中午辛苦为他细心打扮的衣服。现在的
老公就像西班牙斗牛场上的斗牛,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其它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腔道里的肉棒我是怀念已久的事物了。老公不在的那7个月是春来咋寒的时
节,一个人睡进冰冷的被窝就会想起有着暖水袋功能的老公。想起老公我就会怀
念他有着圆圆龟头的肉棒。
有人说,女人都有阴茎崇拜的慾望,有些只是隐藏在内心深处。对于我来说,
那一定就是表现在整个身体表面了。我对老公的肉棒是极其崇拜的。
我和老公都是70年代生人,不再是老一辈人那样,对性事遮遮掩掩的。我
们夫妻双方喜欢把自己的需要相互告知,在不引起对方反感的情况下,尽量满足
对方的需要。亮亮沒出生时,只要老公在家,我们会在家的不同场合做爱,用不
同的姿势做爱,所以在我俩之间对性还是相对满足的。
之所以不能称为绝对,那完全是因为老公一年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家。毕竟我
们还要生活,就靠我一个私人幼儿园的幼儿老师的工资,根本不要想拥有一套沿
江大道的房子。
亮亮出生后,我们很少有这样的冲动了。主要原因是家里有了亮亮,我们夫
妻两个的注意力都被这个小傢伙所霸佔了。再加上结婚的时间长了,年纪也慢慢
地变大了,不再有年轻时的激情了。
腔道里的肉棒越来越热了,我可以体会到肉棒上不断跳动的脉搏。老公依旧
保持着年轻时的体格。毕竟是海员,身体条件比一般的男人要好。我有个同事说
她老公三五不到,就已经后继无力了。老公还能保持这样的力度已经难能可贵了。
老公非常用力的抽动他的肉棒,大腿上的肌肉碰到我的屁股发出「啪啪」响
声。龟头上的棱边刮在我腔道的内壁上,酥酥的,麻麻的。当龟头挺进腔道的深
处,不经意间触碰到我的子宫口上,酸酸的,软软的。
我从内心的深处激发的呻吟已经不再由嘴巴发出了,这个工作让我不由自主
的转交给了我的鼻子。我的嘴巴已经沒有这样的能力了,我整齐的白牙紧紧咬着
我的下唇,努力忍受着老公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我的鼻子发出的呻吟交合着老公冲击时发出的「啪啪」声,让我的耳朵也失
去了应有的功能。听不见任何的其他的声音,只能听见交合发出淫靡的像交响乐
一样动听的音乐。我的呻吟声是主旋律,「啪啪」声是节奏,老公发出像公牛一
样的鼻息是和音,这简直是太完美了。
我调整了一下我的姿势,将身体的重心靠在沙发的靠手上,腾出一只手向后
伸去。我只能触碰到老公那像猩猩一样多毛的大腿,我的手用力把他的大腿向我
的屁股扒拉,想让老公更快、更强、更有力的向我冲击。
老公对于我在性上的小动作已是太熟悉了,毕竟我们已是十几年的夫妻。他
沒有因为我调整姿势而停顿,而是随着我的调整紧跟着上前一步,整个动作如行
云流水一般,插入的频率都沒有变化一下。反而随着我的手扒拉他的大腿的时候,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似乎我的手有着非一般的魔力,推动着他一前一后
的动作。
7个月的空枯一朝得以满足,这体内的肉棒在我的腔道里越来越热,不时顶
在我子宫口上。随着老公的抽拉,腔道里像打开水龙一样,分泌出足以让我无地
自容的阴液,沿着他的肉棒,沿着我的花瓣蜿蜒成河,顺流而下,浸湿刚才老公
来不及替我脱掉的裤袜,搞得我和老公的大腿湿漉漉的、黏煳煳的。
「哦——老公快点——快点——」我禁不住的催促老公,不仅仅因为我身体
的慾望驱使,更因为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留给我们,毕竟亮亮就要回来了。
老公沒有应我,他弯腰向前,手伸向我胸罩被扯掉后裸露的乳房。我的乳房
现在沒有胸罩的包裹,因为我弯着身体而下垂,像石钟乳一样倒挂着,身体上满
是汗水,沿着倒挂乳房的曲缐,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沙发上,就像石钟乳液。那些
最早发现石钟乳的地理学家是不是也是在这样的场合给这些奇石起的名字呢?
我白皙的乳房在黝黑的大手的不断的变化着形状。这种黑与白的强烈感觉和
鼻子里吸到的交合的淫靡味道,让我感到特別的满足。腔道里又一次发起了大水,
让我的老公更加轻易地挺进,用力的挺进。
7个月沒有满足过的身体今天来了几次高潮,我已经无暇计算了。我现在只
能配合着老公的频率用力的把我的屁股向后顶,让老公可以将肉棒送到我腔道的
深处,开发我未知的慾望,实在是太舒服了。
老公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他不想将这次短暂的「偷情」再继续下去,他
沒有像以前一样频繁变换花样,简单、粗暴的用一种姿势满足我俩渴望已久的需
要,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老公的气息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我体内的肉棒的温度也逐渐升高,让我
在这个特定的环境想起一个不应该想的问题:物体相互摩擦起热和性交有关系吗?
「嗯——」我再一次咬着牙忍受着老公的抽插带来的快感。多年的夫妻生活
让我知道,老公的最后时刻即将来临。我又一次用力的夹了一下腔道,让我体内
的肉棒增加压迫感。
老公在我的挤压下,用力将肉棒最后一次冲进了我的腔道里,不偏不倚的
「钉」在我的子宫口上不住的跳动。从肉棒顶端发射出的怒火不断冲击我的子宫,
老公在外面也拼命地往里挤,居然最后一次跳动时,龟头已经冲破了子宫狭小的
口子,直接射到我的子宫里。
实在是太美妙了。强有力的冲击,让我的心随着老公肉棒的跳动而跳动。老
公轻轻趴在我的背上,像和他的肉棒分成独立的两个个体:人在我的背上急促地
喘着,而肉棒还在里面跳动,不时喷出几股已经沒有多少冲击力的精液。
其实做爱和吸毒是一样的。如果你有一个合拍的性伴侣,做爱的滋味就和吸
完毒后那云里雾里的感觉是一样的。我和老公现在就是这样的状况。老公沒有将
排完精液的肉棒立刻拔出,还在我的腔道里微微抽动,双手还在我的胸前揉捏着
我的乳房,让我的乳房享受足够的按摩。而我时紧时松的夹着腔道里的肉棒,延
长老公高潮的时间,同时慢慢体会刚才老公抽插时带来的快感。
我转过头,充满幸福的向藏在我美丽肩胛的那张带给我快乐的男人脸庞轻吻
了一下,对男人说:「老公,收拾一下,亮亮要回来了。」
老公不满的在我的体内又抽插了两下,一脸意犹未盡的拔出他的凶器。我的
体内剎那间感到了空虚,让我的手禁不住的想要去捉拿它,再塞进我的体内,但
是亮亮——
门外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对老公挤了下眼:「亮亮回来了。」
老公倒是简单,他穿着休闲的短裤,向上一提就可以了,只有满头的大汗展
现着端倪:只要是过来人都知道刚才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样的激情。
而我就不行了,褪到膝下的短裙、被老公粗暴撕破的裤袜、扒到臀边的T裤、
解开的衬衫、无力耷拉在肚上的胸罩,还有胯下快要流出来的粘液,这些都不是
可以给儿子看见的。
我迅速地提起膝下的短裙,转身冲进旁边的卫生间,向正准备去迎接亮亮的
老公飘去一句话:「帮我拿睡衣。」
身体紧紧地靠在紧闭的门上,看着自己一身的凌乱,想着亮亮来的还真是时
候,要是再早来几分钟——
「刚才怎么沒听到上楼的声音——」我摇摇头,自嘲得对自己笑笑,大概刚
才我们太投入了。